6 月 8 日,英国驻欧盟代表团(UK Mission to the European Union)主办了一场线上研讨会。会议主要探讨了如何调动资金和资源保护生物多样性,以迎接即将到来的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CBD COP15)。

参加研讨会的成员有:

  • William Macfarlane,UKMis Brussels 经济和金融总监
  • Laura-Louise O’Reilly,UKMis Brussels 环境主管
  • Christoph Nedopil Wang 王珂礼博士,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绿色“一带一路”中心主任
  • Jane Stratford,英国环境、食品和农村事务部 CBD 团队负责人
  • Jeremy Eppel,生物多样性倡议融资大使 (F4B)
  • Marine de Bazelaire,汇丰银行自然资本集团顾问
  • Sébastien Chatelus,来自 INTPA DG 的政策官员(重点关注生物多样性、生态系统服务、野生动物贩运)
Panel-Discussion_Funding-the-Post-2020-Global-Diversity-Framework_The-Role-of-Resources-Mobilisation-in-Nature-Restoration_1

William Macfarlane先生为小组讨论发表了主旨演讲。他指出,要确保为企业和金融部门提供充足的资金,以迎接今年COP15的到来。“我们亟需解决当前气候风险和生物多样性的双重危机,这个议题上挑战与机遇并存。”

Panel-Discussion_Funding-the-Post-2020-Global-Diversity-Framework_The-Role-of-Resources-Mobilisation-in-Nature-Restoration_2

研讨会由 Laura-Louise O’Reilly 主持。首先,她向小组成员提出了第一个问题:我们如何保证充足的资金以实现自然保护的全球目标?

Jane Stratford 表示,COP15将采用一个十年框架,并加强报告和审查机制。为促进融资,各国应提供更多激励措施,鼓励商业和金融部门参与自然保护。

王珂礼(Christoph Nedopil Wang)博士强调了当下是加速生物多样性保护的独特时机。首先,他指出,债务自然交换机制 “可以调动相关资金进入新兴市场的优先领域,从而保护生物多样性的关键地域”。此外,应引导大量私人资金投资于现代农业,包括垂直农业、城市农业、以及其他替代需求方面的投资机会,从而减少土地的使用。最后,他提出,将气候目标与碳排放交易体系或其他碳信用结合起来的自然气候解决方案也将是绝佳的探索方向。此外,王珂礼博士认为,我们需要弥合政策与非政府组织和投资者之间的语言鸿沟。因为投资者是受风险和机遇驱动的。

Marine de Bazelaire认为资源配置在未来十年内不会成为令人担忧的问题。因为目前有充足的资源可供支配,并且人们具有投资于生物多样性和自然资本的意愿。“当汇丰与Pollination共同成立气候资产管理公司时,我们的利益相关者表达了强烈的投资意愿。这表明当下公众对环境问题的认识日益增强。然而,我们仍需加强相关的学习和培训以资助自然保护和恢复,从而满足COP15的要求。”此外,她指出,自然风险报告,特别是自然相关财务披露工作组(TNFD)将具有深刻的指导意义。

Laura-Louise O’Reilly 提出的第二个问题:如何将自然保护纳入公共和私人融资的主流?

Jeremy Eppel 认为我们应将以下三方面纳入自然保护金融的主流:其一、要加快推进与自然挂钩债券(Nature Performance Bonds)的使用。如果企业和公共投资者满足了相应的自然保护指标,他们便可使用更低的成本进行融资;其二、他强调了全球绿色刺激计划的必要性;其三、应着重关注开发性金融机构工作的开展。他指出,公共和私人金融机构应同时将气候和自然纳入其决策的考量范围。 “特别是在国家层面,国家生物多样性融资计划的制定,对于明确可用资源以满足国家对自然保护和恢复的需求,是至关重要的。”Jeremy Eppel补充道。

Sébastien Chatelus 认为,解决目前生态系统资金不足,是重新平衡我们对地球危机的认识,及其对人类影响的看法的最后一步。当前,投资者已了解气候和环境的相关风险;我们更多需要做的是采取强有力的措施,以COP15生物多样性大会和COP26气候变化大会为契机,来解决这些危机。 “世界各国领导人对自然的承诺和所提出的发展路线,不仅体现了我们解决相关问题的决心,也指明了解决这些问题的具体步骤和最佳方式”, 他提到。Sébastien Chatelus 认为,我们需要在有益生物多样性和自然的融资方面投入更多的努力,制定相关规则、标准、监管框架、分类法并开展尽职调查。基于此,金融机构将更有能力开展相关工作,并捕捉外部性。

Jane Stratford 重申了弥合 CBD 与私营部门之间语言鸿沟迫在眉睫。她指出,从政府的角度来看,CBD 和私营部门之间尚未建立共同的碳目标和语言;因此,私营部门可能会认为相关概念复杂且难以理解。 “我们(CBD)希望确保CBD的框架不仅能够支持与政府的对话,还应有效指导企业和私营部门。” 她说道。此外,Jane Stratford特别强调,CBD应像其对碳市场所做的那样,对自然进行进一步的监测。

此外,听众还提出了关于“项目风险评估中如何应用生物多样性保障措施”的问题。

王珂礼博士指出,许多开发性金融机构已将生物多样性因素纳入决策,例如国际金融公司(IFC)绩效标准 6。不过,他提到,当前阶段金融机构在气候方面的风险评估比自然风险评估更为完善。因为气候方面的衡量标准更为明确,而自然方面这些标准相对模糊。

“当前,金融机构应对并解决生物多样性和自然资本损失的相关风险的方式仍处于起步阶段。”Marine de Bazelaire评论道。“我们需要取得更多进展,以分析这些损失对不同商业模式的影响。” 然而,她指出,从投资和资产管理的角度而言,如何获取有效的数据以了解公司足迹仍未有解。为此,汇丰银行制定了生物多样性的参与机制,并励志于将这种机制纳入到与客户及合作伙伴对话的主流中去。

总结与展望

最后,Laura-Louise O’Reilly 和 William Macfarlane 对本次线上讨论会进行了总结。他们强调了建立通用语言以促进CBD与金融部门沟通的紧迫需求,以及建立相关监管框架的必要性。 “近年来,我们很高兴见证众多伟大倡议的提出,以及越来越多的专家学者对全球多样性相关问题的研究和探讨。这些都为即将举办的生物多样性和气候大会带来了巨大的推动力。” Laura-Louise O’Reilly在她的发言中说道。

英国驻欧盟使团正在就气候和生物多样性领域举办一系列活动,涉及金融、海洋保护和森林砍伐等诸多议题。随着这一全球议程的推进,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绿色“一带一路”中心将持续为您带来后续活动的更多信息。

Comments are closed.